社科在线
原创学术新媒体!

令人懊恼的记忆差错,却是大脑运行良好的表现

不久前被人问及自家附近的一家面包店如何,“我”回答说自己最近吃了该店的巧克力片曲奇,感觉美味可口——可“我”的夫人纠正了我的回忆,指出那款令人垂涎之物实际上是燕麦葡萄干曲奇。震惊之余,“我”疑惑了:

一方面开始自我怀疑:为什么我的大脑会出现记忆错误?是痴呆症的早期迹象吗?我是不是应该去看大夫?

另一方面:忘记甜点的细节是一件有益大脑的好事,因为日常生活充斥大量细节,存储空间有限的人类大脑无法准确记住所有细节?

这样的情景,你我或多或少遇到过。

30多年来一直从事人类感知和认知研究的科学家正致力于探索这类巧克力曲奇式的记忆错误。或许他们的研究发现能助我们更了解日常行为背后的我们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这种记忆错误是不是由错误的心理过程导致负面的结果?又或者,恰与直觉相反,它们其实是某种“美丽的错误”,是能力有限的认知系统保持工作效率所需要的“理想副作用”?此次研究倾向于后者——记忆出错可能是帮助人类认知系统正常运转的一种“最优” (或者说“理性”) 方式。

人是理性的吗?

几十年来,认知科学家一直在思考人类认知是否完全理性。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就此主题开展了开创性的研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人类大脑经常使用“快而粗”的思维策略——也叫启发式思维模式 。例如,当被问及“英语中以字母‘k’开头的单词和以‘k’作为第三个字母的单词哪种更多”时,大多数人会说前一类单词更多。卡尼曼和特沃斯基认为,人们在快速思考列举两类单词时,会发现自己想得出更多k打头的词,于是便得出这个“快而粗”的结论。他们将该策略称为“易得性直觉”——最容易想到的东西将影响你的结论。 易得性直觉思维通常会带来好结果,但有时也会出幺蛾子。用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的话说,人类的认知不是最佳的。(事实上,在英语中,k排第三位的词比以k打头的词多得多。)

是最优还是次优?

不过在20世纪80年代,科学文献中开始出现这样的观点:人类的感知和认知可能往往就是最优的。

例如,几项研究发现,尽管感官信号中存在干扰,但人们仍能以统计学上最优的方式将来自多种感官的信息(例如视觉和听觉,或视觉和触觉)结合起来。

你能多准确地估计这个球向你袭来的速度?另一方面,很多科学家判断人类的一些行为和能力看起来是“次优”的。

例如,我们往往会低估移动物体的速度——因此研究者推测人类的视觉运动感知是次优的。鉴于上述,大家心里可能就会疑惑:所谓的“最优方式结合多种感官信息”和“视觉运动感知次优”,岂非彼此矛盾的存在?最近的一项研究成果试图解决这一矛盾。研究团队提出,统计学上最优的感官知觉(或者说“感官信息的解释”)是一种将“关于移动物体速度的视觉信息”与“世界上大多数物体通常静止或缓慢移动这一常识”相结合的方法;但当视觉信息充满干扰或质量低下时,这种最佳解释也会低估目标对象的速度。换言之,当理论上的最优解释方式遇到不理想的实际解释情境,错误就来了。而且若视觉信息不完美,这类错误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 人们在记忆、推理、决策、计划或行动时经常会犯错误,尤其是在信息不明确的情况下。与视觉速度的感知一样,执行认知任务时的统计学最佳策略是将“来自数据的信息,例如人们观察到或经历的事物”与“关于世界通常如何运作的一般知识”相结合。科学家发现,最佳策略所犯的错误——由于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导致的不可避免的错误——与人们犯下的错误相似。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在对模糊输入和不确定信息进行感知和推理时,错误是不可避免的。鉴于此,错把燕麦葡萄干当巧克力片的谬误不一定反映心理过程的错误。恰相反,犯错者的感知和认知系统可能运行良好。

限制条件下的最优

实际环境中,人类的心理行为常常受限。

一些限制是内在的:人的注意力有限——你做不到同时关注所有事情;人的记忆容量也有限——你不可能完整记住所有事情。其他限制来自外部。例如,需要及时做出决定和采取行动。由于这些限制,人们可能难以做到总是最优的感知或认知。而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没有了这些限制,你的感知未必就能变得更优;有这些限制,你的认知未见得不理想。咱举个例子,你正琢磨着一个重要问题,若想就此问题给出一套解决方案,你需要同时考虑许多因素。由于注意力的容量限制,你做不到在全部线索上齐头并进,显然,注意力限制给你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带来了限制;但你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将最重要的因素都考虑到,你距离最优方案就最近。假设你真的拥有了超大容量的注意力,能全线跟进,却又不分重要性和优先级而乱用信息,未见得你就收获更好的结果。

就像文件柜抽屉一样,大脑的存储容量是有限的

记忆可能是资源合理化后的结果

这种强调“限制最优化 ”的方法有时也被称为“资源合理化 ”方法。我和同事开发了一种资源合理化的人类记忆方法,其框架是将内存视为一种通信渠道。

当你将一件事物放入记忆,就好像你在向未来的自己发送信息。但该通道的容量有限,因此无法传输消息的全部内容。因此,稍后你从记忆里检索到的信息可能与较早时间输入的不同。这就是发生记忆错误的原因。

如果你的记忆存储因容量有限而无法忠实维护存储项目的全部细节,那么最好确保它所能维护的每个细节都是重要的。也就是说,在容量有限的情况下,存储最有价值的内容。

事实上,研究人员发现人们倾向于记住与任务相关的细节,而忘记无关的;此外,人们往往会记住一个项目的主旨和要点,而忘记其细节。当回忆只有梗概而缺少细节的内容时,人们倾向于在心理过程中用一般性的知识去“填补”缺失的细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启发式方法,一种“快而粗”的策略,通常会奏效,有时会失败。 为什么我明明吃的是燕麦葡萄干曲奇,回想起却是巧克力片曲奇?因为我记得我的经历——吃饼干,却忘记了细节,因此使用最常见的知识,即巧克力饼干,做了填充。这个错误表明我的记忆在限制之下努力地高效工作着。这是一件好事。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