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社会观察 >

工业软件人才之忧

  在软件行业中,工业软件是一个小众产业,却是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在产业链中发挥关键作用,堪称工业领域的皇冠。高端工业软件更是皇冠上的明珠。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我国工业软件自主程度较低,既缺皇冠又少明珠。这背后,是工业软件人才“断供”的严峻现实。具体来看,我国工业软件人才培养面临难度大、周期长、待遇低等瓶颈。

  今年6月,教育部和工信部联合印发《特色化示范性软件学院建设指南(试行)》(下称《建设指南》),聚焦工业软件人才培养。工业软件人才“断供”现象会有所缓解吗?

21.jpg

  工业软件人才“断供”

  记者采访了解到,国内一家工业软件测评单位由于业务增加,希望能招聘20人,最后来面试的只有3人。

  这家公司在招聘时遭遇的问题,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目前工业软件行业面临的人才窘境。《建设指南》显示,去年我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从业人数达673万人,同比增长4.7%,但整体仍存在较大缺口,且结构性矛盾突出。其中,关键基础软件和大型工业软件这两个领域的人才短缺尤其严重。

  工业软件包含研发设计类(EDA、CAD、CAE等)、生产调度和过程控制类(MES、SCADA等)、业务管理类(ERP、SCM、HRM等)三大领域,其中研发设计类最为核心和关键。方正证券研报显示,目前国内从事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研发的人员约1500人,真正为本土EDA研发服务的只有约300人。

  工业软件研发人才极度匮乏,导致国产工业软件难以自主开发,国外巨头几乎垄断我国工业软件市场。据走向智能研究院的研究评估,在我国计算机辅助设计(CAD)类软件市场,法国达索、德国西门子、美国PTC以及美国Autodesk公司市场占有率达90%以上。CAE仿真软件市场领域,美国ANSYS、ALTAIR、NASTRAN等公司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

  人才培养遇三难

  记者调研发现,工业软件人才奇缺的背后,是人才培养难、“造血”差、行业待遇低等原因。

  其一,培养难。业内人士介绍,工业软件人才需同时具备掌握工业知识的能力和将工业知识软件化的能力。

  朗坤智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爱斌表示,工业软件的发展需要信息技术与运营技术的融合,在软件设计和研发过程中,需要既懂信息化又懂工业机理的复合型人才,“但目前情况是,工厂的业务人员懂工业流程,但不懂软件设计。IT人才懂软件设计,却不懂工业制造业务。”

  其二,“造血”差。高校科研院所在培养工业软件人才方面,本应讲述工业软件理论、算法、程序设计与实现等研发知识,但现在许多高校仅讲授国外知名软件的使用操作,难以培养出合格的工业软件研发人才。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软件与系统研究部主任杨春晖表示,这样就像小学生本来要学会计算能力,但却变成让他们学怎么用计算器,没有掌握真正的计算能力。

  广东工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教授黄运保表示,工业软件最核心的内容是底层的方程求解,是最难啃的骨头。“现在学校引进的老师,对这一块既不懂也没有兴趣,大家更喜欢时髦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不愿意去啃工业软件这块硬骨头。”黄运保说。

  再者,工业软件设计人员想获得工业知识可从工业领域长期积累,但把知识变为软件,考验着软件设计人员能否真正理解工业领域的机理和模型。“仅靠学校教学很难培养出直接上手的工业软件设计人才,还需工业界的接力配合,但目前产教融合并不畅通。”杨春晖说。

  其三,待遇低。华中科技大学CAD中心主任陈立平认为,国内软件人才培养大多是做上层的应用软件,最基础的算法、操作系统、软件开发环境等领域乏人问津,很难构建起从算法到软件再到应用的良好生态,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做上层应用软件的企业能提供更好的待遇。

  一家工业软件研发相关单位负责人表示,刚毕业的硕士毕业生在其单位的年薪在12万到15万元之间,工作七八年后的开发人员年收入也仅能达到20万元。一些互联网、游戏公司轻易就能用数倍年薪挖人,有经验的开发人员流失,是许多企业共同的感受。

  “提供一个好平台能在短期内留住人才,但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他们肯定会走,因为薪资水平很难留人。”该负责人说。

  需高校、行业协同发力

  受访专家认为,我国要培养自己的工业软件人才队伍,实现工业软件的自主可控,需要在学生培养体系改革、深化产教融合、引导人才投入等方面着力。

  第一,改革高校工业软件人才培养方式。CAD软件企业广州中望龙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玉峰表示,其公司招聘的应届毕业生,往往要培训6~18个月才能真正有产出,这说明高校工业软件人才培养对“工业”的针对性还不够,应注重跨学科培养,比如在课程设计上,学工业软件研发的学生不仅要会制作软件,而且要懂得某项工业基础知识,两个专业都要学透。

  针对一些高校存在把基础理论培养变成教会学生如何使用国外工业软件的问题,受访专家认为必须坚决予以纠正,同时也要注重对工科学生使用工业软件基础原理的教育。

  第二,深化产教融合,多方合力培养人才。河海大学信息学部计算机与信息学院软件工程系主任张鹏程建议,尽量让大学与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标杆企业深度产教合作,设计全周期、全方位的培养模式,与企业联合培养专业人才。武爱斌建议,工业软件商要联合工业企业摸索一套规范化、流程化培养机制,建设工业软件实训中心,助力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和团队建设。

  《建设指南》亦提出要突出专业特色,围绕关键基础软件、大型工业软件等对人才的特色化需求,建设完善针对软件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课程和实践能力教学体系。

  第三,鼓励更多人才投身工业软件事业。黄运保建议国家加强引导,特别是让大型国有企业发挥责任担当,让一批人愿意来坐冷板凳,踏踏实实做好工业软件研发。在高校层面,鼓励更多教授参与工业软件研究,并在企业和学校之间建立联合科研实验室。

  此外,中国IT从业人员约500万人,工程技术人员有四五千万人之巨,应充分调动现有行业人才力量开展工业软件研发的积极性。例如打通工业企业与软件研发行业的沟通渠道,政府部门、大型工业企业设立奖金鼓励软件行业人才攻关工业软件项目等。

  在提高企业参与工业软件研发积极性上,江苏一家自动化企业负责人表示,希望在人才引进上给民营企业更多支持。比如在人才认定标准上,更侧重肯定企业需要、有实际成果和实际效用的人才,而不一定必须是有博士学位、海外背景等。


本文由中国社科在线发布,不代表中国社科在线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pinshiji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